2018十大温暖文章: 瓢虫人生

时间:2022-05-24   字数:1700字  手机阅读

每一天,都是在清晨、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瘁然打开。就像早晨的第一个动作,把日历轻翻至XX年1月1日。这一天并没有什么不同,阳光、花朵、微笑-----一切如昨。你不会发觉,我已经把全部的祝福和希翼埋进土壤了。抛开所有的烦恼吧!我亲爱的朋友:愿你拥有快乐,如这小小的瓢虫一般。

--题记

目光轻易被书上的一幅画面锁住时,窗外正是一个冬天的午后,楼下的街巷里空落落地,偶尔有一两个行人裹负厚重、匆匆而过,几株掉光叶子的垂柳瘦削地站立着——我飘忽的目光跟着掉落在那些随风瑟缩的枝条上,心里也不禁随之一抖。桌上的茶就在此刻凉下来,起身,重新倒一杯,一滴水迹湿了书页的一角。慌忙中去擦拭,先是自责,接着又莞尔了。经过那水的润泽,那画中花瓣的紫和瓢虫的红竟然越发夺目起来。

整个画面仿佛在干燥的空气中突然苏醒,画面的一角,一种不知名的植物绽放出淡紫色的花瓣,娇嫩欲滴。花瓣的底部甚至清晰可见纤细的绒毛,像正在发育的少年,他们嘴唇上方浓密的汗毛在阳光中滋长。似乎拍摄者的角度过近,以至于整个画面都笼罩在淡紫色的氤氲的薄雾里。但小小的瓢虫却触角分明地呈现在眼前,它如此专注地伏在花瓣边缘,红色的背脊在瞬间就点燃了我的目光。就像在黄昏寂寥的院落里,万物在黑暗与寒冷中昏昏欲睡,而就在最后一刻,屋檐下悬着的火红的灯笼猛然亮了起来,一切事物也随之睁大了眼睛。瓢虫琥珀色的脚纤弱而有力,它的忽闪着黑眼睛的头颅虔诚地向花瓣贴近。它在做什么?它仿佛完全陶醉在那淡紫色的雾中了,而它全然不知,画面之外还有一个我,同时被深深地醉倒。不想过多去探究,不管它在做什么,我都可以感觉得到,它是快乐的。

那是属于一只瓢虫的简单的快乐。它是渺小和羸弱的,它只是花蕾上突兀的一个圆点儿,甚至它的任何动作都不能令花枝颤动,而一缕不大的风就会让它惊觉地动山摇。但这一切又都被置之度外了,它并不会影响瓢虫尽情享受美妙的时光。

不忍合上书页,视觉有些疲劳的时候,我仍然将书打开,让那幅画朝向窗口,冬日的阳光瞬间就温存地包容了一切。碰触到阳光,就有了出去走走的念头。穿上厚厚的外套、走出家门,我漫无目地地在巷子里穿行。一路上,冷风追逐着我,或者说是我在追逐着冷风。在一条巷子的入口处,我的脚步迟缓下来,这是每次经过这里时的惯用动作。在那儿,靠墙的位置,有一间简易的小小的白铁皮房子。窗玻璃总是擦得铮明瓦亮,映出一位老人的半个身影,花白的头发,佝偻着背,他几乎整日都这样埋头忙碌着,老花镜滑到了鼻尖上也无暇去推扶一下。他是一个修鞋匠,我并不知道他的姓名和年龄。去他的小屋修过几次鞋后,和所有他的客人一样,我喜欢喊他一声老师傅。

老师傅的腿脚不方便,走路一瘸一拐,据说是小时候由于小儿麻痹落下了残疾。附近的居民都喜欢找他修鞋,不仅仅是因为他修鞋的手艺高、价格公道,我猜测,更重要的原因是老师傅的乐观与豪爽吸引了大家。每次经过铁皮房,远远地,就能听到一个人底气十足的唱腔,很多时候分不清是京剧还是二人转,或者是二合一的,但这都不重要,这时你只要转到那个窗口下面,就会看到一位老人满脸舒展的笑纹。如果你恰好和他的眼神相撞,也无需感到尴尬,因为他会马上向你点头问好,那诚恳的眼神足以令人发自内心地感动。老师傅爱笑、爱讲风趣的故事。当然,他也有沉默的时候。偶尔手里的活忙得紧了,一台老式的半导体收音机就接了他的班,开始咿呀唱曲儿,不知疲倦。

一次,大清早去修鞋,小屋里已经坐了两三个客人。见我进来,老师傅立刻从一堆钉子、锤子与胶水中间站起来,接过我手里的鞋、指了个位置叫我坐下。此刻,屋子里正弥漫着快乐的空气,老师傅手上边忙着,边绐大家讲他早上听到的一段笑话。讲到精彩的地方,大家都哈哈笑起来。就在这开心的笑声里,老师傅修好了一双又一双鞋,送走了一位又一位客人。直到起身告辞的那一刻,我才惊觉,他为人们不单纯是补好了破损的鞋子,还补上了一天的好心情。与此同时,他也从中获得了无限的快乐!

散步归来,冬日的一缕阳光正拂过老师傅小小的铁皮房,他在吃午饭,一壶烧酒、一碟清淡的小菜。老师傅美滋滋地自斟自饮,脸上溢出红光。我的眼前随之跳跃出另一种红,那是一只快乐的瓢虫所携带的特有的颜色。

专题推荐

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,请与我们联系: E-mail:1689185878@qq.com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