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味

时间:2020-08-11   字数:300字  手机阅读

“天下三分明月夜,二分无赖是扬州。”扬州这个地方,自古以来就受到许多文人墨客的青睐,扬州的月,扬州的桥,扬州的人,皆是美不胜收,妙不可言。我的家乡在扬州,然而我今天要说的却是扬州著名的美食——宝应藕。

藕,其外形没有什么可夸赞的,暗黄发黑的表皮上长着许多斑点,两端和中间还有黑长的须子。但当它的皮被剥开之后,立马就变了样,在它那丑陋的表皮之下是白白净净的果肉,像美丽女子的肌肤,若皇宫门口的玉柱,又如名贵丝滑的绫罗。口感自然也是不用说的,清炒藕片入口,牙齿碰撞间便能感受到它的清脆,是那种果断的脆;而那糖水蒸出的莲藕,软软糯糯香香甜甜,咬下一口,藕块虽断,藕丝却千丝万缕,香甜于唇齿间流转,让人回味无穷。

小时候不知道什么是乡愁,只是每次出门都闹着要吃藕。

有一次七岁吧,在苏州外婆家呆了半个月。苏州也算是比较繁华的地方,然藕也是稀有之物。刚到外婆家,或许是因为刚到一个陌生的环境,心里空荡荡的,本以为时间可以填补内心的空白。不料,时间越久,那空荡荡的感觉愈强烈。外婆一家以为我生病了,为我忙得焦头烂额。我的心中只想一件事——吃藕。无奈之下,只得将我送回老家。一到家,我便迫不及待的趴在桌前,一下子吃了两大碗的藕才罢休。

后来我才慢慢了解到,原来那不是生病,那时家乡的味道对我的呼唤,让我早早回家。藕是家乡的味道,是其他任何东西都模仿不来的家乡的味道。无论远在何处,家乡的味道都是我永远的牵挂。

再过三五年,我终会一人离乡在外闯荡,在外寻觅年少时的梦想。到那时,我已不是少年,再无法像年少时任性地想家便回。只愿在某一天深夜,在别人“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时,会有人告诉我“糖藕已经为你准备好了,早点回家”。对于我来说,藕便是家乡的味道,是我永远的牵挂。

专题推荐

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,请与我们联系: E-mail:1689185878@qq.com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