咱们班的“四大才嘴”-写人作文1100字

时间:2022-06-29   字数:1100字  手机阅读

咱们班可谓是个“风水宝地”,同学五方杂处,各种奇葩人物由此出没。近六年来,举凡班上“大灾大难”,所有同学性格相差“十万八千里”,惹出搞笑事件仍一脸迷茫。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“四大才嘴”组合,总使其他同学哈哈大笑。怎么?好奇?那就听我个个道来。

一大才嘴:张启杰“滔滔不绝”

上课时,王老师提出了一个巨难的问题,请我们解答。王老师就像一个武侠高手一样,不经意之间抛出一个剧毒暗器——巨难问题飞向我们,使我们接连中招:有的同学抓耳挠腮,看这看那,抠手抠脚,时不时听听其他人的解答,生怕老师叫到自己却结结巴巴,半天回答不出来,然后被罚棒棒糖(我们班的棒棒糖法则,三秒内回答不出问题罚全班五十根棒棒糖),慌张极了;有的同学拿起笔,目光死死地盯着课本,笔在空中一上一下,犹豫不决,眼睛瞪得简直比灯泡还大,眼角的血丝都依稀可见;还有的张望四周,看见没人注意到他们就悄悄蹲下,灵活地躲到桌底下去,嘴里还不停念叨着:“老师看不到我,老师看不到我......”但在慌乱的人群中,一对明亮的眼睛闪着光,微微一笑,从容不迫地站起来,开始没完没了的“演讲”。只见张启杰两眼毫不畏惧老师那一双锐利的眼睛,直勾勾地盯着老师,眼里仿佛充满了坚定。他那张嘴滔滔不绝地讲着,激情澎湃,那声音,如同从天边飘来,使人头脑混乱,昏昏欲睡。老师拍手叫好,而我们却眼冒金星。

二大才嘴:林熹“应接不暇”

“大家能用词语来形容当时的场面吗?”老师提问。班上举起了为数不多的手,那场面,就像老师栽种了五十棵树苗,而经历干旱时,就剩十几棵树成活了,看起来稀稀拉拉,参差不齐,连老师原本的笑容也淡暗许多。说出五个词后,班上只剩一只手了,大家你看你,我看我,面面相视,谁也不说话,因为大家都“山穷水尽”了,所以班上此时安静的出奇,只听见时钟在“滴答滴答”地转动着。林熹起来了,他不慌不忙地把词汇像机关枪一样“射出”,应接不暇,老师写得晕头转向,我们则饶有兴趣地看着这场“战争”。

三大才嘴:陈政轩“河东狮吼”

下课了,班级里人声鼎沸,热闹非凡,同学们三五成群,高声谈论,述说着各类事物。就在这混乱的班级,“大名鼎鼎”的清班者——陈政轩大步跨上讲台,清了清嗓子,望着下面黑压压的人群,重重地拍拍讲台,插着腰大吼道:“快——出——去——!”这声音震天动地,但也被同学们的说话声淹没了。“快————出————去————去————!”全班鸦雀无声,目光直勾勾地死盯陈政轩,同时揉揉差不多被震聋的耳朵。陈政轩被盯得心虚,也丝毫不畏惧大家,仍然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,双手插在胸前,昂着头说:“出不出去?”一位同学胆大包天地挑战陈政轩:“凭什么?”后面响起了一片抗议声——“就是就是!”“对呀!凭什么?”“陈政轩你凭什么说话?”“你自己出去吧!”......声音此起彼伏,可他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,从容不迫地说道:“你!记一次!”顿时,那位先抗议的同学像霜打的茄子——焉了,人群又安静下来。“出——不——出——去——?”陈政轩又“河东狮吼”。班上眨眼间已空荡荡一片,真可怕!

四大才嘴:钟兆伟“废话连篇”

说起“废话连篇”,大家都会不约而同地想起钟兆伟。他的话十箩筐有九筐半是废话,可以举到你腻烦为止。但剩下半箩筐也是价值满满,比张启杰还厉害。就是太废话了“是杰是杰,你看......”快跑!我耳朵要聋了!

我们班的“四大才嘴”如何?不过瘾?没事!到我们班来,肯定让你眼前一亮!

专题推荐

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,请与我们联系: E-mail:1689185878@qq.com
返回顶部